​一
    如果一定要用一种颜色形容朱奇峰,一定是正红色,一种带着热烈的颜色。

    你一定很少见到这样的人,用自负来形容似乎也没什么问题,但他自带强烈的渲染力,让你不愿去质疑他的信仰。

    很难说朱奇峰是个工科男还是个文科男,他的办公室一尘不染,窗明几净到不会阻挡任意一丝阳光洒落;角落的衣架上整齐地挂着几件换洗的西装,还有几条颜色各一的领带等待被“翻牌”。整个中午,朱奇峰似乎一直身披耀眼的红袍走在一条通天坦途上,周围并无任何竞争者。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地盯着记者神采奕奕,描绘着未来的信息化教育世界。他坐在清睿“口语100”不大的办公室内,坐姿笔挺地跟记者“指点江山”。

    “我们从没有像没头苍蝇乱撞一样的‘摸索’,我们清晰知道我们的方向和道路,并高效推进”,在教育大方向的把握上,朱奇峰极自豪,“把教育往前推进的同时,还要把教育往正确的方向推动,真正培养未来人才的核心素养,这一点上,我们做的很好”。

    朱奇峰是“学霸”的范本级代表。不管老师讲什么,他都一听就懂,善于举一反三,考试成绩轻松秒杀同学。顺利进入中国的顶尖学府清华大学之后,又陆续进入中科院声学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分别读完了他的本科、硕士、博士课程,并攻读到了博士后。

    即便是一直以来的学霸,在刚出国那几年,口语依然达不到要求。这是中国学生学习英语的普遍情况,投入产出比堪忧。

    2003年,朱奇峰因故去法语国家瑞士。他请说法语的同学教了一些基本的法语,他说一句,同学纠正一句。在“鹦鹉学舌”般学习法语基本用语的过程中,朱奇峰福至心灵,用人工智能语音技术可以代替的过程何必一定要浪费人工沟通成本?他一鼓作气,运用人工智能,做成了一个能在音节层次上去纠正发音错误的技术。

    这项技术促成了美国Arivoc公司的成立,2011年,朱奇峰回国创办Arivoc中国区——清睿国际教育集团,精心挑选国内外优秀的专业人士将智能口语教练系统结合国人的学习情况进行改版、升级,开发了“口语100” 网络学习空间。

    2012年试点推广,朱奇峰带着“口语100”来到深圳,因为推广无门,他找到一些赞助了教研会的英语书报刊代理,希望可以在教研会上占用大家半小时的时间,让他介绍自己的产品。也许是人心所归,他才讲了一半,已经被在场的一线英语老师们打断,希望他可以前往学校面见校领导以推广他的产品。市场从此打开得“一发不可收拾”。



    “复读机”在十多年前曾风靡一时,因为复读机可以录制学习者的发音,并与正确发音进行对比。只不过复读机只能精确到句,而朱奇峰的“口语100”却可以精确到音节。往低里说,这是一个智能复读机,但实际上,它被描述成“智能教练”更为贴切,这是一个家教场景的模拟,人工智能的好处就在于它可以模拟人类,并且不必考虑人类的消极情绪,针对某一个发音错误的音节反复纠正,在课文读完之后整体打分,再加上人工智能的虚拟现实包装,使得价值感十足。

    在“口语100”官网首页,记者倾听了全国几千所学校的琅琅读书声,还“领略”了这几千所虚拟校园的风景。这不仅是一个学习工具,更是一个基于人工智能的学习社交网站,只要同学有意愿,他的声音便可登录到虚拟社交主页,供其他同学参照、对比。几千所学校里,每周进行评测,公开朗读声音、分数和排名,同学之间进行打分和PK,互动性带来了高参与性和活跃度,也能够真正帮助中国学生告别哑巴英语。这个基于学习的社交网站类似于fb,却只呈现学习部分的新鲜事,还有类似于“勤学榜”的榜单,勤奋努力的学生自然“加冕”。

    这些只是“口语100”对英语口语的锤炼部分。在教育上,朱奇峰是希望先把英语学科全方位做透,成为信息化教育领域的榜样。前文提到的“核心素养”等教育大方向的把握就是如此,让“口语100”变为带动其他学科发展的领头羊,解决更普遍的学生课业问题。以教育信息化推动面向21世纪的现代教育,这不仅是一个千亿市场,还是通过影响信息化教育的未来,进而影响教育事业格局的大事。“以分类推进深度融合的原则,深入推动英语学科教学的变革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个领域还有太多可以做的事情”,朱奇峰说。



    十年来,国家在信息化教育的投资花了上千亿,风投在过去十年也砸了500亿,2012年以来,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到GDP的4%,同年,教育部发布的《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年-2020年)》也提出,各级政府在教育经费中按不低于8%的比例支持教育信息化经费,几乎所有中小学在线教育都在烧这笔钱,然而朱奇峰的清睿却走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面市五年来,“口语100”已达到了连续三年以C端终端用户付费模式连续盈利。2015年12月,清睿教育正式登陆新三板,俞敏洪、王亚伟等背后投资人的身份也渐浮水面,清睿迅速成为科技创业圈及教育圈的热议对象,并获得中国K12“互联网+教育”第一股的美誉。今年4月21日,清睿首次向公众发布登录新三板的2015年财报,报告显示,2015年业绩再上新台阶,年收入3291万元,增长45%,其中营业收入近2889万元,同比增长38%,净利润358万余元,顺利完成2015年经营目标。

    26个省、280个城市、8700所学校,用户将近900万,这些数字打破了长久以来行业内的困惑,“互联网+教育”是可以盈利的。事实上,从面市的第三年的全国扩张中就保持盈利,并且产值每年成倍增长。清睿仅仅去年一年就创造了近1个亿的流水,连续盈利,ABC三轮融来的资都没有花,朱奇峰说,这笔钱将来会用在增大体量上,也许不远的未来,清睿就将开始他们带有强烈清睿特色的并购扩张。

    资本游戏这个对朱奇峰来说的未知领域也许未来不可避免,但“互联网教育”是什么,朱奇峰一直看得非常明白,不光是软件、产品及体验,而是如何跟教育相结合,面向核心素养的培养,摆正教育未来的朝向。对朱奇峰而言,帮助学生如何应试似乎更简单、更容易赚钱,但即便这样赚来的钱他也不会感到自豪,自带使命感的朱奇峰坚信做事情要“做得漂亮”,这些都让朱奇峰多少带上了一些坚毅的画风。

    清睿的员工鼓励制度是股份激励,不免让人对这些生长在清睿内部的员工羡慕起来,有一个“赚钱机器”公司做后盾,对于这些员工而言,无需考虑生活压力,就只剩创造价值了,碰巧,这贴合了清睿的理念,“通过应用创造价值”;而对朱奇峰而言,这已经不是赚多少钱的问题了,而是赚哪些钱的问题。按照清睿目前的C端终端付费率来看,持续盈利是必然的,持续扩张体量也是必然的。我们未来要关注的,将会是朱奇峰清睿的传说将指向哪片江湖。

中国网 冯竹 舒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