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云杉世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亓亚烜)
有人说,70后是处于新旧体制更迭的一代,因此分为了因循守旧的保守派和跃跃欲试的改革派。如果这样划分,亓亚烜应该属于锐意进取的改革派,勇于尝试新鲜事物。在采访中问及喜好的时候,亓亚烜这么说:“尝试新鲜的事情让自己不断有成就感,自己也愿意不断地去做更多的东西。” 不管是时代造就的特性,还是与生俱来的性格,敢于尝新,让他选择了SDN,选择了创业。
亓亚烜,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博士,在读博士的时候就主持和参与863、Intel大学计划等多项国家科研项目及企业合作项目,做过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及南加州大学访问学者,长期从事计算机网络的算法、芯片、系统研究与开发,并在INFOCOM、ICDCS、ANCS、HotI等一流国际会议上发表论文20余篇,拥有中国发明专利3项,美国发明专利1项。2012年10月,在苏州国际科技园创办苏州云杉世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苏州国际科技园五期一个不到100平米的办公间,云杉的会议室兼机房占据了公司四分之一的空间,其余四分之三的地方用作办公。就在那个放着机柜嗡嗡作响的会议室里,我们采访了亓亚烜,聊他的创业经历,谈他的云服务。
人生,没有一条标准路
1998年,亓亚烜考上清华大学,之后他在清华前后一共呆了13年。本科、硕士,硕士毕业后留校当了一段时间老师。“本来是准备出国读博士,这是标准清华工科生的一条路。”结果父亲生重病,亓亚烜暂缓了原来的出国计划,一晃前后3年就过去了。
“3年之后,我同级的同学基本上在海外都快毕业了,在公司就职的也已经走在一定的路上。虽然我又重新申请出国,但是觉得时间已经错过、已经落后了,节奏也不对了。”在这个人生的十字路口上,亓亚烜选择了“不妨在清华再读个博士”。三年时间,第一年带领50人的团队做863项目,第二年去美国做访问学生,第三年毕业、创业。第一年在清华上课,第二年出国做访问学者。

(亓亚烜和他的工作团队)
“我清楚地记得,863刚做完的第二天,行李都没怎么收拾,就直接飞去美国。”亓亚烜到美国去做访问学者去了。亓亚烜在美国东部做了半年的学术,写了几篇文章,后来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于是亓亚烜“开着一辆很破的车,从东部到西部,在加州洛杉矶硅谷、旧金山,到硅谷不少大公司游走。”在这个游学的过程,亓亚烜看到斯坦福的几个学生出来创业,做的就是SDN技术,这与他去美国之前研究的东西很相近,只不过他还没有把研究成果应用于市场。亓亚烜当时就想:“他们能在美国做,我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做?” 回国之后,亓亚烜就跟导师谈起这个事情,导师非常支持。于是亓亚烜用三年时间拿到博士学位,并在毕业后立即与来自Juniper的张天鹏和来自6wind的来源共同创办了云杉网络。
尝新,让自己不断获得成就感
亓亚烜说,做学术研究相对还是比较窄,而且“那时候觉得SDN相关算法和架构研究已经到了世界级,而且论文确实也被一些高水平的机构认可。大框架已经有了,我希望能做一些增量的东西,那就是要打开市场,让更多的人来了解SDN,让这个技术真正创造出价值,这是我最大的一个驱动力。”
云计算,这个时下最火热的一个IT名词,很多人都已不陌生。但是说起SDN,估计得是圈内人士才能明白。SDN,这是一个很酷的词,在网上搜索才知道,2006年SDN诞生于美国GENI项目资助的斯坦福大学Clean Slate课题,直到2012年,SDN才完成了从实验技术向网络部署的重大跨越。SDN全称Software Defined Networking,中文即软件定义网络,是一种新型网络创新架构,其核心技术OpenFlow通过将网络设备控制面与数据面分离开来,从而实现了网络流量的灵活控制,为核心网络及应用的创新提供了良好的平台。

(亓亚烜希望更多的人来了解SDN,让这个技术真正创造出价值)
从博士生到CEO,创业后的亓亚烜说自己永远不知道第二天发生什么事情。他的主要职责就是找人、找钱。如果说和以前做研究的时候对比,那就是“以前与书本和机器接触比较多,现在主要跟人交流。”公司成立没几年,亓亚烜几乎跑遍了国内的IDC圈,业务开展得很快,IDC搞定了,还有客户的问题。一直从事研究的亓亚烜从来没做过销售,怎么办?亓亚烜说:“我当时就跟着数据中心的销售一起跑业务,在科技园里挨家挨户跑客户,去销售这个‘云’,大概两天左右,走了10个企业,最后5家企业合作成功。”
不管是IDC企业,还是企业用户,面对挑战,亓亚烜都愿意去尝试和征服,因为他觉得“这都挺有意思的,感觉这种新鲜的事情能够给你不断带来成就感。”
苏州园区,对云的理解超乎其他地方
在SDN的研究方面,亓亚烜自信公司成立那会,自己“可以说是最接近美国水平的一个研究者,然而这个东西还停留在纸质上,还没有在实践中运用。”公司成立之后,亓亚烜和其他两个合伙人都投入到产品开发中,忙得不可开交,希望赶快把这个系统做出来。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2012年6月,“我们在苏州国科数据中心部署了第一套系统,那时候应该是中国第一套带SDN的云系统。”
苏州国科数据中心作为亓亚烜创立云杉之后的第一个客户,亓亚烜说:“在与国科的领导以及苏州工业园区的领导谈的时候,感觉他们对云的理解,超出其他城市园区人的理解,而且都是比较想做事的人。”这是他看中的一点。另外,“苏州工业园区有领军人才工程,对符合产业发展规划的科技人才、创业团队,在政策、资金等方面有很多支持,于是我们决定在苏州建立一个团队。”2012年10月创办苏州云杉世纪,专注于云计算服务平台核心技术的研发与产业化。

(云杉与苏州国科数据中心合作,工作人员需常常到国科办公)
公司建立之后亓亚烜发现,市场在哪里不确定,不知道是北京市场大,还是上海、广东市场大。“跑了好几个地方,我们发现上海、广东最容易推广,北京市场虽然巨大,但是产业壁垒也很高,它得等到周边都成气候了,影响到一些格局时才会松动。但在苏州工业园区不一样,只要产品好,客户都会接受。而且这里有很多海归回来,比如孙剑勇、郭凛等等,他们了解这个产品。所以,在苏州这边找客户会轻松不少。
据了解,为加快推进苏州工业园区云计算产业发展,鼓励云计算企业加强科技创新,2013年,苏州工业园区出台了《苏州工业园区推动云计算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在启动资金、房租减免、薪酬补贴等给予政策和资金支持。
针对这些优惠政策,亓亚烜觉得,政府更应该补贴云计算的使用企业,“政府不用激励我们,因为即使不激励,我们也会往前冲,补贴的对象应该是客户。”亓亚烜表示,作为厂商来说,企业的发展就是看规模能不能扩大,只有规模扩大了未来才有生意做。然而,云计算或者说SDN是一种新模式,客户要改变一些原来的习惯,需要冒很大的风险来使用。“能不能有政府的激励,让客户敢于去尝试这些新东西。” 亓亚烜从市场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2014年,苏州工业园区推动云计算产业发展的政策还在进一步完善中,希望能为云杉这样的云计算企业带来更宽松的发展空间和便利的市场。
后记:
2013年和2014年,云杉分别获得了来自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数百万美金的投资。亓亚烜说:“云计算这个产业在蓬勃发展,用户的接受和认可程度也越来越高。如果没有这个程度的爆发,也不能叫云计算了,这就是云计算的一个特点:埋下种子之后,它长得特别快,而且未来还有很大的扩展空间。”
在今年的中国IDC产业大典上,亓亚烜发表演讲时说:“我相信技术能创造价值,改变产业的格局、撬动资本。另外我希望我们的技术,能够用在千家万户的IDC,打造云计算的连锁店,服务更多的企业。” 亓亚烜是一个聪明而自信的人,相信他带领的团队未来一定能长成参天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