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苏州帕科泰克物联技术有限公司位于苏州工业园区创意产业园内,主要进行基于RFID技术的一卡通在城市全区域不停车通行系统的研发。核心团队由诺贝尔物理学奖评审胡问国教授领衔,聚集了来自Intel亚太研发中心,东南大学,清华大学,莫斯科大学等高校与科研机构的行业顶尖人才。

    执行总经理张世民毕业于瑞士维多利亚大学工商管理学院MBA专业,曾研修包头一机工学院机械制造专业和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专业。曾工作于交通部中咨总公司的设计公司,2007年自主创业从事城市职能交通系统的开发和推广,先后在云南、内蒙古和新疆获得大量应用和近4亿元的市场份额。2013年作为天使投资人独立投资了苏州橘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于2014年投资苏州顺融天使基金,并于2015年初投资了深圳一家智能穿戴设备公司。


  现在的他面对棘手的问题会先“让子弹飞一会儿”,这是修行带给他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影响。每次强调,他都会放慢语速,将程度副词郑重其事地重复一遍:“我知道这次路演,我们一定、一定会拿第一。”这是他的风格。
  在同事眼里,“张总具有超强的行动力,绝对是实干派。”一次,张世民先去自己投资的一家公司参加年会,接着以投资人的身份主持高层的总结会,讨论详细到各个部门出现的问题与解决方案。“1月底的天气,从夜里11点开到早上5点多,然后他再赶飞机回去。”市场部的童经理回忆。

张世民

  过去的努力都是孤军奋战
  2007年以前,张世民在北京一家公司担任工程师。“我毕业的学校一般。”刚毕业时,他没有优势,但只坚持一点:每件事都要做到最好。他曾经在一个晚上完成了36张图纸绘制,那是别人三天的工作量。公司看中他的努力和干劲儿,24岁时,张世民成为川藏线上最年轻的经理,他参与了云南、四川等西部13个省的高速公路建设、设计与科研项目。
  2007年以后,赶上城市化建设,张世民“两眼一抹黑”,一头扎进了智能交通和安防工程的行业。仅三年时间,“我们做到了这个行业在昆明的前列。”之后,他一路向西,从昆明到新疆花了15天。刚开始,他带着公司员工住在7·5事件区附近却浑然不知,“当时我们根本不知道,后来才急忙地换了小区。”到今年已是第四年,“新疆的业务已经开展地很不错了。”
  2014年年初,云南某个县城的领导问他,能不能出一个方案,解决县城里脏乱差的停车环境?他才开始了今天这个项目的市场调查。“那时候有个类似的项目,但是上不通云端,下不通手机,我们把这个项目买了下来以后,用互联网思维进行了改造。“张世民的系统投入使用后,从汽车到摩托车,一切都井井有条。“没有一个乱停乱放的,周围十几个县都来考察,效果很好。”经过了一年左右的磨合,张世民决定成立苏州帕科泰克物联技术有限公司。

  这一路下来,他意识到以前最大的问题是自己的强势阻碍了团队的成长,“我原先都是说一不二的。”云南的团队成员称他“一言堂”。好像一个人拉着一辆火车,前进的动力全部来自他一个人,“我会限制团队的成长,每个人都来问我过去的经验,每个人走出来都是我的样子。”

  2014年年底,他给自己做了一个总结:”当工程建设的好时代一去不复返,我告诉自己,必须要换一种思路来经营我未来的人生。”过去的十多年里,张世民在获得财富的同时,还经历了人生的不成熟和失败,积累了教训经验以及他不时提起的“火爆脾气”。
  “我过去太强调成功了,在每一个岗位上都是最优秀的,这让我的压力非常大。”他一路狂奔,直到“皈依”的想法让他减慢了脚步。接触多年后,张世民在今年年初皈依佛法。“这让我学着去经营自己的情绪,我会更平淡,心胸会更宽广。”
  张世民现在依然强调“一定成功”。甚至还希望自己“有一家上市公司”。但他解释,这时的成功已不同于往日,“这不是我一个人带头,冲在前面大喊着‘一定'。而是我沉淀下来之后,看到了行业潜力和团队的能力,以及自己今后的样子。”他显得信心满满,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笃定。

  没有独立的办公室,张世民现在和所有员工在一起办公,从不摆架子,他对大家说,“我们几个股东是搭建一个平台,公司是大家的,未来一定是属于你们的。”


第14期云彩路演现场
张世民(左三)团队与创业导师合影
  改变,从”心“开始
  张世民如今资助了几位在读大学生,但他们从没见过面。大学生一直很感谢他的帮助,但张世民却说:“不用感谢我,因为你以后也会这样做的。”张世民身边有一群充满爱心的朋友影响了他,“我渐渐明白,当别人真的需要帮助时,钱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2014年8月3日,鲁甸地震。张世民和另外两位“狮友”在第一时间赶往灾区,为后面的大部队踩点。到达鲁甸时,车子不让开进去,他们走了整整15公里,才进入震中。站在遍地废墟之上,他们看到的是“遍地的遇难者。”


张世民在鲁甸灾区指挥部
  当天晚上,三人住在当地的中学里,余震的发生让大家措手不及。两位同伴拼命往外跑,只有张世民捂着头睡觉。大学时,张世民经历过地震,他告诉伙伴,“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了。”

  “从前参加这些组织,你会想让所有人都看到。”早年,张世民还会和别人介绍“我们是慈善组织,是来帮助你们的。”现在,他不喜欢说出来,修行让他学会“内敛”,用他的话说:“别人知不知道和你没有关系。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他只默默地在心底告诉自己:好的,这次又完成了一件事,仅此而已。


张世民在鲁甸灾区
  心底柔软的地方
  家里有一副壁画,6米长,3米高,那是张世民的太太花了两年的时间绘的牡丹图,十二尺的大牡丹,明丽富贵。但是,“暴脾气”从前经常和太太争吵,“我从前表现得太强,她会觉得不自信。”张世民一边翻找太太的壁画照片,一边说。他提起太太的时候,总有一丝疼惜。
  太太从小就有绘画天赋,从初中开始一路保送,直到因为专业第一,英语欠佳错过了中央美院。此后,张世民带太太去了北京,进公司从事设计工作。“她一直觉得委屈,自己的才华没有发挥出来。”张世民还是疼惜,声音变轻了许多。


张太太的作品
  “其实,我很爱家人。我从去年开始留意他们的好,他们也很爱我。”虽然争吵偶尔发生,但双方都学着克制,几句之后总有一方会首先妥协。去年狮子联会的一场拍卖会上,太太的一幅画被竞拍成功。张世民骄傲地对太太说,“你看,现在你的才能和作品都得到认可了。”现在,太太每个月都会有一两幅作品诞生。张世民特别支持她的梦想,“希望她能办一个自己的画展。”
  张世民与太太还有一个“闹得很”的小儿子。这次路演上那一声“爸爸加油!”不知道融化了多少人的心。
  今年四岁半的儿子每年都是幼儿园晚会的主持人,表达能力特别好。张世民自豪地说,“以往都是我看他站在台上,这次路演是他第一次看我上台。”尽管参加过多次大大小小的路演,赢得过许多投资人的青睐,但这次路演对张世民来说意义非凡,儿子的现场鼓励和拥抱让他开心地不可言喻,回忆时的笑容是从心底升起的。
  “我想单独带他出门旅行。从内蒙包头出发,走七百多公里到云川。”张世民希望有这样一场“爸爸去哪儿”的旅行,因为他向来主张:男孩就该有阳刚之气,有男子汉的气魄。

  儿子两岁半的时候,张世民就把他送去了幼儿园。他是班里最小的孩子,却在三岁半的时候报名参加了夏令营。太太和岳母都不同意,但张世民执意这么做,“送去后,孩子还在哭,但是我扭头就走了。”十天后他去接儿子,小家伙高高兴兴地把奖牌亮出来,“爸爸,我得了一块金牌,我勇敢不勇敢!”三岁半的孩子十天几乎没哭过,唯一次哭鼻子是因为嘴角生了溃疡,被折磨苦了。“这块金牌比我路演拿第一还有意义。”张世民的脸上是遮也遮不住的宠爱和自豪。


张世民一家
  藏在深山竹林里的理想
  改变是一个过程,张世民坦言,“这个过程很煎熬。因为当你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需要让自己的心态平和下来,但这又不是你一贯的作风,这时要克制。”他选择念诵经文,不管烦不烦躁,一遍遍地念,直到感觉“欢喜”。他说,“现在很多经文都能看懂了,读了一遍感觉很开心,再读一遍还是很开心。”
  “当公司不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去深山傍水的竹林里修行。”张世民喜欢静,期待有一天自己能够真正静下来。“这是坐禅,佛法让人心胸宽广,好像海纳百川。”说话间,张世民将两手重叠放置腿间,“比如,我现在能在竹林里禅定,心里默念一句经文,你们说的话我都听不见……”
  当全世界都弥漫着焦躁不安的气息时,每个人都渴望从自己的枷锁中解放出来,然而,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吗?一叶障目,张世民最后说。眼前的迷障会让自己迷失方向,尽管只是一片小小的叶子。“不在乎眼前的利益,才能把事情做好。当你想要拿下这个市场,尽力做了,这个市场就是我的。如果目标定的很高,我的心胸就要足够宽广。当自己能够静下心的时候,你做什么都会容易些。”

  这时,我才想起,这位在我面前从容解释禅意的人,还是一位80后。


​来源:T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