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从小学习国画的人,石海的骨子里就透着一股文艺范儿。中分的头发松垮垮的散在肩头,任何人一打眼,都会觉得这人是个跟艺术沾边的人。
搞艺术的人,骨子里总是透着一股让人仰慕的清高:别人的做的很好,但我的作品确是最优秀的。事实上,这种感觉并不让人讨厌,相反,这份自信里夹杂的特立独行还挺有感染力。
作为中国最早的网络游戏研发公司,石海从2000年成立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至今,已经在游戏行业浸淫13年的时间。这13年浮沉中,石海也经历过不少挫折。正是这种历练,让他在面临很多其他游戏公司的浮沉时,才会变得云淡风轻,一针见血。
十几年的打拼,让曾经的蜗牛变成游戏产业第二梯队里的佼佼者。但是对石海而言,这一切虽然已经做得很好,但并不是自己最想要的。事实上,他的内心也在不断的挣扎,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对于游戏他有自己的想法和坚持。
坚持端游:高品质的执着
虽然现的端游市场正在逐渐缩小,但是蜗牛的业绩却还是在不断增长中:从1亿到3亿,从3亿到了6亿,明年差不多可以达到10亿的水平,而未来增长到20亿、30亿也是可以预见的。
石海信心满满的说,未来三年,蜗牛在端游上面的发展应该还能保持一定的增长。因为蜗牛的端游市场虽然占比比较小,但是蜗牛的专业能力在行业里是排名比较靠前的。这个时候,我们要把我们的这种专业能力释放出来,不然太可惜了。
蜗牛的业绩增长来源于公司对端游市场的沉淀和石海对高品质游戏的坚持。
有业界人士指出,端游、页游到手游,分别代表了游戏产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当大家纷纷转向页游和手游的时候,石海还在端游市场执着的坚持着。
从游戏品质而言,端游无疑是三者当中最高的。不过由于端游开发中的种种限制条件,让很多的游戏开发商望而却步。
石海坦言,首先从端游的开发成本来看,需要的投入就非常的高,像蜗牛这种公司做,差不多都要小一个亿的成本,已经没人敢做。此外,端游的技术门槛也是非常之高,因为端游除了成本,还要拼画面拼技术拼创新。等到最后做出来,还要拼发行。石海谈及蜗牛的王牌游戏九阴真经:“九阴真经光发行成本就用了1.3个亿,这还只是在国内,不包括海外。这个发行成本导致很多小规模的游戏公司直接放弃端游。”
为了规避风险,今年蜗牛推出的重磅端游——黑金将和盛大一起做发行。对于黑金,石海还是非常的有信心的。首先,今年推出的大型端游比较少,除了斗战神、dota2、笑傲江湖等几个,就剩黑金了。而且,对于MMO领域的游戏,石海认为蜗牛的产品比较强势,游戏质量不会输给任何一家公司。最后,蜗牛还跟盛大合作,拉了一个游戏界的同盟军,多少让蜗牛在发行上,变得更加有底气。
触碰手游:大战略的野心
虽然对端游高品质游戏有一种执着的坚持,但是石海也在顺应时代发展,开始布局蜗牛游戏的移动互联“王国”。
对于端游往页游的迁移,石海其实并不十分感冒,但是手游的发展却让石海的神经变得兴奋起来。用他的话来讲:端游和手游在某些方面极为相似,两者之间的过渡并不困难。
“手游非常像端游,网络游戏有两个特性,一个是游戏性,一个是网络性。页游的网络性成分占了70%左右,游戏性只有30%,对页游来说,更在乎的是交互性。”石海一针见血的指出页游的实质。
但是石海认为,手游却非常像端游,游戏性占到了70%,而它的网络性是非常低的。不管别人怎么样,手游是跟自己玩的游戏。这种游戏性很强的特质,让蜗牛这种老牌的游戏性研发公司在往手游过渡的时候变得更加容易,也更容易取得成功。
对于端游往手游过渡更加容易成功的特质,石海也给出了详尽的解释:首先,从IP来看,比如九阴真经的端游做到手游上,肯定会非常成功。因为九阴真经端游的IP已经被很多人熟知。第二,画面很重要。手游很像端游的另外一点在于,升级后画面也会相应改变,手游市场也是在拼画面的,而这对端游公司而言,非常有优势。第三,手游也是拼核心玩法的,但是不像端游那么细。而蜗牛在端游上的积累,注定了它在往手游过渡方面会变得更加容易。
石海说蜗牛已经开始在手游上面的布局:蜗牛现在手下大约有400人在做手游方面的开发。国内来看,人数上至少是前几位的。而且蜗牛在今年年底,会发布十几款手机游戏。石海信心满满的说,蜗牛在互联网时代没有抓住游戏平台,但希望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抓住这个平台。只有抓住了这个点,才会有更多的机会把公司多年的积淀释放出来。
矛盾中挣扎前行的艺术家
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文化,这跟每个公司领导的思想有很大的关系。对蜗牛来说,这点也不例外。
对于公司的发展,石海很有自己的一套主张:很多人会热衷于分析那些成功的企业,但是我的心态,不要去分析别人。蜗牛虽然是十多年的老企业,但却是保持了自己调调成长起来的。
现在大家都在关注目标消费者或用户,已经很少有特立独行只专注于做自己事情的公司。蜗牛以前是这样的,但是现在蜗牛却要在用户需求和产品质量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的点。
蜗牛的一款游戏,航海世纪。很多玩过的人都说,这款游戏真心不错。但是玩的人就比较少。因为船长一个,船员的人数设定也比较少。导致这款游戏的用户也不是很多。
游戏品质和用户市场的矛盾之下,石海却也不得不做出一部分的妥协。
石海感到自己也很纠结:大环境决定了这是一件很难平衡的事儿。现在的游戏规则就是刷排行榜,老百姓全在刷GDP。你说这样的东西怎么搞?一款精品的游戏在某些程度上跟京剧是很相似的,如果真的做一款让老戏迷迷恋的游戏,那么对大众来说,普及起来就更加困难。
而蜗牛只能在自己的游戏情结和市场的矛盾中找到一种平衡。
石海举了一个有趣的场景来形容中国的游戏的生存环境:在国外付出是一种享受,在中国拼命索取都感觉不到幸福。所以就是自己有多大能力就去给自己砌一个多大的房间。然后自己待在里面,邀请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加入。而且你还要确保这个墙砌的足够隔音,因为经常会有人跑过来问你,要不要钱啊?
石海说,从自身来看,还没达到一种对蜗牛无法忍受的厌倦。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自己做的东西都是为了市场,石海肯定的说,自己挣多少钱都不会开心。
“蜗牛游戏是很强调世界观的把控、自由的追求和虚拟世界的感觉的。我们会强调某个地方必须有什么,而某些地方必须没有什么。这种东西其实从游戏性上没必要坚持,但是我们就是要坚持表达这种真实的感受。”石海说九阴真经的成功也是这么来的。
人物简介
石海
蜗牛公司创始人CEO,全国青联委员,江苏省优秀软件企业家,苏州工业园区动漫游戏协会会长。1972年出生,籍贯厦门,从小学习国画,1993年毕业于南师大美术系。2000年10月成立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至今,是中国最早的网络游戏研发公司。在石海的带领下,蜗牛十年坚持自主研发,不断创新,成为中国的3D虚拟数字技术 领军企业,并成为中国最大的3D数字文化娱乐内容提供商和出口企业之一;在未来十年,石海将带领蜗牛成为全球最大的3D数字文化娱乐内容提供商,成为中华 文化传播的使者,最终实现“让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成为相互的起点和终点”
公司简介
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蜗牛)成立于2000年,是中国最早的3D虚拟数字技术研发企业。十多年来,蜗牛一直坚持自主研发,70%以上的员工为研发人员,拥有多项自主知识产权的3D虚拟数字技术,始终保持着在3D虚拟数字技术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业务涵盖网络游戏、数字电影、移动端等多个领域,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数字文化娱乐内容生产企业之一。
沈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