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长期从事动漫行业的原因,已是不惑之年的高庆总露着孩子般的微笑,即便是谈论一些严肃的话题,他的眼神和言语也充满了动漫世界里的活泼和真诚。正如他所说的,动画的本质就是带给他人快乐,而做一部动画片,就是在做一个造梦工程。

高庆一直在动画世界里追逐着自己的梦想,直到2007年,高庆在做了13年动画代加工后,加盟了旨在打造原创动画的士奥动画制作有限公司,才正式开始了他的追梦之旅。

高庆一直坚守着做真正的原创动画片的梦想。记者 吕继东摄

“20年,动画就是生活的全部” 

清澈的眼眸,加上和蔼的微笑,与高庆面对面,很容易感受到从他身上传递出来的轻松气息。高庆说这也许是20多年来浸泡在动画世界里的结果,不管在别人眼里是好是坏,动画是自己的选择,再苦再累也心甘如饴。“走进动画这个行业,要感谢我生命中遇到的两位老师。”高庆说,父亲是苏州人,母亲是南京人,从小在南京读书。1990年,他参加高考前得了肺炎,不得不休学半年,放弃了大学梦。正当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不定时,高庆遇到了带领他进入动画世界的第一位老师——南京电影制片厂的导演施仲兴。

施仲兴是从北影走出的第一批动画导演、编剧,他创作了《小黄鼬的故事》、《贾二卖杏》等代表性作品。高庆从小跟随舅舅画国画,扎实的绘画功底赢得了施仲兴的赞赏。1991年,高庆正式跟随施仲兴学画动画,次年入河海大学动画培训班。

1992年夏,结束课程后,高庆进入了香港资深动画人程志伟创办的南京安利动画有限公司工作。“程志伟或者说南京安利动画有限公司,是我从事动画行业的第二位老师。”高庆说,当时培训班有100多个学员结业,只有12个人被安利动画录取了。在安利动画工作的两年时间,让高庆对动画的认识更清晰和肯定了。“动画就是我生活”,高庆很庆幸。20多年来,画动画、想故事几乎成了他生活的全部。“画到天亮,这是常有的事,但不管多晚,我都要回家看看妻子和女儿。”高庆说,没有家人的支持,也就没有他的梦想。

“做一部真正的原创动画”

1994年,高庆回到苏州,在苏州鸿鹰卡通有限公司画动画。“一秒钟的动画至少要画12张,如果一集20分钟的动画片,就要画10000多张动画。”高庆说,当时的梦想就是能有一天画原画。所谓原画,也有人称之为动画设计,如一个动作,原画只要画出其中的几个关键节点。高庆笑说,能画原画可以说是高级技工了。

3年后,高庆如愿以偿升级为“高级技工”,开始画原画。当时关于动画的图像资料很少,音像资料就更是难得一见了。为了搜集资料,他一有机会就托朋友从国外购买动画书。偶尔得到一个录像带,会开心好几天。“很多资料都是复印的,到现在我家里还有一大堆动画复印资料。”高庆说,为了画好动画,他几乎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和财力。

不过高庆始终觉得自己离梦想还很遥远。“国外的动画片大多是发到亚洲来加工的。”高庆说,苏州的动画代加工根基很深,技术和人才都没问题,但在原创动画方面太薄弱了。“为什么不能做出一部真正的原创动画片呢?”作为一个动画人,高庆一直梦想有一天能做一部真正的原创动画片。

“现实很冰冷,但梦还要继续”

2007年,苏州士奥动画制作有限公司成立,掌舵人吴坤扛起了原创的大旗,高庆看到了希望。“终于可以做原创了,而且是三维的。”高庆欣然接受了吴坤的邀请,并领衔打造了士奥动画的第一部3D原创动画片《诺诺森林》。它的每一个环节从前期的人物形象设计、编剧、故事版等,到中期的场景、谱曲,再到后期的动作、灯光渲染、剪辑合成都是由士奥自己的创作团队独立完成的,并且拥有自主的知识产权。不论从创意上还是技术上,这部作品都代表了国内同行业的最高水准。去年,在江苏省文联举办的首届动漫人才评奖中,高庆获得最佳编剧奖。《诺诺森林》播出后,好评如潮,荣誉接踵而至,目前正在开发第三季,但高庆的心里却有一缕抹不去的担忧。“只有先生存下来,才有做梦的可能。”高庆说,原创梦想遇到冰冷的现实也不得不委曲求全,毕竟生存第一。近期,士奥为南京军区、贝因美等企事业单位量身定做了原创动画。“即使接一些命题作业,我们也在努力坚持原创。”让高庆更为担忧的是,现在从事动画的年轻人中,能手绘动画的太少了。“动画是要传承的,否则对中国动画的发展极为不利。”高庆说,中国的动画要超过别人,只有回归自己的文化和艺术体系,靠抄袭、模仿永远只能是做梦。


记者 吕继东
《苏州日报》2013年5月27日